所在位置:佳釀網 > 酒文化 > 酒生活 >

歷史上著名的“飲酒幫”

2019-07-29 09:08  中國酒業新聞  佳釀網  字號:【】【】【】  參與評論  閱讀:

其實在古代漫長的酒文化長河中,有很多飲酒的“幫派”,例如比較知名的有魏晉時期的“竹林七賢”、唐代的“酒中八仙”等。

歷史上著名的“飲酒幫”

魏晉之際,最著名的是“竹林七賢”。《晉書·嵇康傳》載:“嵇康所與神交者惟陳留阮籍、河內山濤,豫(同預)其流者河內向秀、沛國劉伶、籍兄子咸、瑯琊王戎,遂為竹林之游,世所謂‘竹林七賢’也。”這七位名士,常在今河南輝縣西南七十里的竹林寺中聚飲,他們因政局險惡,“人各懼禍”,遂以酣飲為常。

兩晉之間,在山東兗州一帶還有八位“不茍同時好”,為官比較清正的人組成“酒友幫”,被稱為“兗州八伯”。據《晉書·羊曼傳》記載,這八位同在兗州的中興名士為羊曼、阮放、郗鑒、胡毋輔之、卞壺、蔡謨、阮孚、劉綏。


圖片來源網絡,如有侵權請聯系本站

《晉書·光逸傳》又有所謂“八達”的記載。言光逸“避亂渡江,復依(胡毋)輔之。初至,屬輔之與謝鯤、阮放、畢卓、羊曼、桓彝、阮孚散發裸裎,閉戶酣飲已累日。逸將排戶入,守者不聽,逸便于戶外脫衣露頭于狗竇中窺之而大叫。輔之驚日:‘他人決不能爾,必我孟祖(光逸的表字)也。’遽呼入,遂與飲,不舍晝夜。時人謂之八達。”“八達”中羊曼、阮放、阮孚、胡毋輔之等四人原屬“兗州八伯”中人,他們南渡到建康(今南京)后,又與光逸、謝鯤、畢卓、桓彝等四人相好,終日聚飲,不拘禮法,故被稱為“八達”。此外,這一時期,胡毋輔之與王澄、王敦、庾數等四人還號曰“四友”。羊聃(羊曼弟)與江泉、史疇、張嶷等四人繼“八伯”之后,又號為“四伯”。

在唐代有因杜甫的名篇《飲中八仙歌》而著稱的“酒中八仙”,即賀知章、李琎、李適之、崔宗之、蘇晉、李白、張旭、焦遂。賀知章官至秘書監,性放達任誕,自號“四明狂客”。《飲中八仙歌》首句即謂“知章騎馬似乘船,眼花落井水底眠”,可見其性格之一斑。李琎,唐宗室,玄宗時封汝陽王,他則自稱“釀王兼曲部尚書”。李適之本為唐宗室大臣,貴為左丞相。“喜賓客,飲酒至斗余不亂。”(《新唐書·李適之傳》)崔宗之貶至金陵后,不但常與李白聚飲,還時常月夜乘舟從采石泛至金陵。蘇晉,數歲知為文,舉進士及大禮科,皆上第。玄宗時累遷吏部侍郎,性任誕好酒而喜談禪。張旭是唐代大書法家、詩人,官至金吾長史。他尤善草書,被稱為“草圣”。每于大醉后呼號狂走,然后落筆作書,有時甚至筆也不用,干脆“以頭濡墨”一甩而就,結果是龍飛鳳舞,“變化無窮,若有神助”,而酒醒時再寫,竟“不可復得”(《新唐書。張旭傳》)。因此時人稱他為“張癲”,稱其狂草為“醉墨”。唐文宗詔稱其書法與李白詩歌、裴旻劍舞為“三絕”。焦遂平時有口吃的毛病,酒后卻應答如流,真是一樁怪事。八仙中嗜酒最甚的還是李白。他不僅是落筆成章、才華橫溢的詩才,也是放誕任性、與酒結下不解之緣的“酒仙”。酒,伴隨著他坎坷又帶有傳奇色彩的一生,富有深厚的文化意味。

另據《新唐書·李白傳》載,唐開元末,李白與孔巢父、韓準、裴政、張叔明、陶沔居泰安府徂徠山下之竹溪,日縱酒酣歌,時號“竹溪六隱”。

白居易晚年退居洛陽,嘗與胡杲、吉皎、劉真、鄭據、盧貞、張渾、李元爽及僧如滿(《新唐書·白居易傳》所列九老有盧貞、狄兼謨,而沒有李元爽、如滿)等年高七十以上者常于洛陽聚飲,詩酒相酬,號“九老會”。世人慕之,繪為《九老圖》。

這些“幫派中人”或通詩書,或精文學,或是書法大家,但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,那便是愛酒,有關他們的酒人酒事的記載更是不勝枚舉。

    關鍵詞:酒生活 酒文化  來源:中國酒志網  佚名
    商業信息
    天天捕鱼赢话费兑换码 网上游戏棋牌 AG夏日营地app 重庆开心农场彩票开奖 重庆时时现场开奖结果 二人斗地主让牌规则 大陆冰球联赛排名积分 pk10外围投注平台 招一批学生给自已赚钱 天天爱捕鱼vip等级价格表 重庆时时彩龙虎和稳盈